您好,欢迎访问潘永俊在线。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学教育
独家|北京四位名校长探讨课程变革,他们对“道”的理解惊人相似!
发布时间:01-10 09:58发布人:潘永俊点击量:65

 

独家|北京四位名校长探讨课程变革,他们对“道”的理解惊人相似!

中国网教育频道 2019-01-02 10:40:44
独家|北京四位名校长探讨课程变革,他们对“道”的理解惊人相似!独家|北京四位名校长探讨课程变革,他们对“道”的理解惊人相似!

课程改革是中国教育改革的核心。那么,校长应该如何提升课程领导力?如何“因地制宜”地进行课堂管理?这些教学问题想必困扰着不少学校校长和老师们。

今天小编以北京四所名校为例,分享4位校长在课程改革中走出的创新之路。让我一起借鉴和学习吧~

编者按

本文摘自由中国网主办的2018中国教育家年会中圆桌论坛的现场实录。

此次圆桌论坛以“新时代校长的课程变革力”为主题,邀请了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校长王殿军、北京中学校长夏青峰、中关村第三小学校长刘可钦、北京市朝阳区芳草地国际学校校长刘飞,四位校长同台探讨课程改革之道。

独家|北京四位名校长探讨课程变革,他们对“道”的理解惊人相似!

Q

中国网:中国教育改革的核心是课程改革,这几乎成为了教育界的共识。您认为,课程改革的意义是什么?

刘可钦:课程改革是学校一切改革的出发点和归宿。对于学校来说,首先需要研究给学生提供什么样的“食谱”,也就是课程内容和课程结构;

第二,这样的课程内容怎么落在孩子的身上,也就是用什么样的“教和学”的方式;第三是评价,我们怎么知道孩子获得了,通过诊断等评价方式形成反思改进我们教学的依据。

所以我想把这三个考虑好,也就是办学理念和师生日常工作有机结合在一起。

王殿军:课程是核心,评价是关键。大家都在教什么内容上下了不少功夫,包括国家课程标准方案的制定。但是如果不改变中国选拔和评价学生的方式,永远改变不了真正的面貌。

如果把教什么东西,怎么教,教完以后如何全面评价学生,评价结果如何在选拔学生时得到使用,这个链条全部搞好,我们才能让每一个环节都发生作用。

独家|北京四位名校长探讨课程变革,他们对“道”的理解惊人相似!

夏青峰:对于学生个体来说,教育即生长,每个儿童如同正常发育的种子,有了充足且适宜的阳光、水分、土壤,它就能很好地长成它自己,课程就如同这阳光、水分、土壤。对于学校来说,需要有目的、有计划地培养人,而这种培养活动需要一定的路径和载体,课程就如同这路径和载体。

课程改革,就是要想方设法地让合规律性、合目的性尽量地统一起来。同时,面向未来,学校的边界越来越模糊,时空越来越大,将来不是教师教得怎么样,而是学校提供什么样的课程,教育越来越走向“课程为王”的时代,因此,教育变革最重要的是课程变革。

刘飞:课程是教育改革的必要条件,绝非重要条件,回顾2001年的课程改革,为什么后来争议非常多,因为改革能否成功,绝不是课程本身的事,它涉及到综合改革。

十九大两办文件中《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意见》明确提出,要全面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如果不全面深化,仅课程突破,我想很难达到目的。但是作为校长、老师,一定要高度关注课程,没有这点,教育改革也很难取得成功。

Q

中国网:每个人可能对课程改革的理解不同,但是我想殊途同归。请四位校长分享一下自己探索和取得的一些经验。

中关村三小:

让空间成为课程改革的支点

独家|北京四位名校长探讨课程变革,他们对“道”的理解惊人相似!

刘可钦:通过学校的任何一个改革支点,我想都能殊途同归。可以从文化起步,从空间改变,也可以从课程建设,学校管理变革等途径,都可以实现一所学校的课程改革。最终的目的是为了让课程更加综合,更加多样,让每个孩子的获得更加自主,学习过程更加具有挑战性,我想这是课程改革的价值追求。

中关村三小抓住建设新校区的机会,实现了课程的有效变革。当初最基本的想法,就是不希望再建一个规规矩矩的火柴盒似的教学楼。希望学校的空间里能够为师生的生活提供更多样的支持。

比如,在分科教学即定的体系之下,我们还能够提供点什么样的学习?师生的学校生活还能有怎样的可能?我们期望这个不一样的学校能够更好的服务于师生的教和学的需求,最朴素的一点就是怎么将合作学习、小组探究、团队讨论等更多地落在日常的教学当中,像家常便饭一样方便。

于是,一起就按照未来人才的培养来设计我们的的空间和课程,包括一致相呼应的学校管理结构的变革。

第二个在学校怎么能帮助孩子们建立一个真实的人际关系,通过跨年龄的孩子在一起,建立如家庭一样的人际关系环境,我们叫“班组群”。不同年级、不同学科的老师在一起,形成团队。最朴素的想法就是如何解放教育力,让老师通过合力照看到更多学生,让学生能受惠于更多老师,而不仅仅是“我的班”和“我的学生”。

第三个出发点是希望将国家课程规定的学时和校本课程融会贯通,也就是说对国家课程的多样化实施、学生的跨学科的学习展开一些探究,因而我们在设计新空间的时候,也是通过撬动空间倒逼学校的课程改革,促进老师对教育、对学校的重新思考,对自己教学方法的理解反思。事实证明,搬到新校区三年时光,我们的改革,使老师们对教育的理解又迈了一大步。

在课程管理上,我们采用大板块的学时,即在90分钟时间段没有铃声,老师们自主协商90分钟是分着上课,还是因需发生的不同时段的组合。比如一节课70分,另一节课20分,这些要给老师赋权,赋予老师参与课程改革的自主权。

不同学科老师在一起研究学生和课程时,就比过去单一的学科教研组更丰富了,学校也就多了一个治理的小节点,叫“群组长”,群组长就是班组群内把不同学科老师团在一起共同设计课程、服务学生发展的领航人。

北京芳草地国际学校:

综合实践课程更适合中国孩子

独家|北京四位名校长探讨课程变革,他们对“道”的理解惊人相似!

刘飞:芳草地在学校综合实践活动构建这方面下了一番功夫。2000年课程改革提出要设置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十几年过去了,中国的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一直不温不火,反观美国的STEM课程发展得如此之好。

陶西平先生说了一句话,引发我很多思考,他说中国的STEM发展这么好,可能美国的STEM教师都到中国了。

我们是不是真正理解了STEM跟中国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区别。所以在STEM课程传到中国时,我们继续关注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愈发觉得如果把中国的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建构好,完全能把STEM传递的理念表达出来,或者说中国的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更适合中国的孩子。

芳草地构建了地球主题探索,分六个主题,六个主题以往可能叫校本课程,在芳草是没有校本课程这个概念的,因为我觉得三级课程是国家的政策,是为了提高课程的适切性,但是到了一个学校,未必是三级课程推动。六个主题提出之初就定位在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借助活动课程让孩子在基础课程所学在这里得到一种实践。

孩子借助这六个主题,可以更多地去探索实践,把知和行很好结合起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让孩子有一个学会学习的过程,关键能力提升的过程,这六个主题已经成为孩子在学校重要的学习支撑。

清华附中:

过程性评价为选拨人才提供参考

独家|北京四位名校长探讨课程变革,他们对“道”的理解惊人相似!

王殿军:我们做有良知的教育,不能短期功利主义,要为了学生的全面发展、一生的发展进行教育教学,而不能局限于中考、高考考什么就教什么。我为什么重视评价,就是因为很多老师教的好多课程其实在考试里没有反映。

我从2007年担任校长,从2009年开始下定决心,把国际上流行的全面评价学生的成长过程的生成性过程性评价要在中国搞起来。将近十年的时间,我们做出了一个我认为比较像样的系统。

刚才很多人提到国际化问题,我觉得国外教育搞的好,不是他们老师比我们聪明,不是他们的学生比我们优秀,而是他们的评价比我们科学,人家孩子在校期间做的一切有益于成长的事情,都会作为一个高校挑选人才的参考。

而我们只有个别的学习内容或者成果会被高校在选拔学生时作为参考,这中间的差别导致了我们的基础教育不能完全按照教育规律办,不能完全按照学生身心健康发展需求来办。

所以改革的关键就是评价,我们要让孩子在学校的每一门课程,参加每一项活动,所做的每一项成果都在最终评价结果中有体现,所以我有一个全方位、全面客观记录全部成长过程的大数据库的形成。未来希望高校也能像世界一流大学那样,基于这个结果来选拔学生,而不是基于五六门课的考试成绩来选拔。所以中国教育春天的到来,当然课程是很重要,但是评价更关键。

北京中学:

在阅历课程中体验知行合一

独家|北京四位名校长探讨课程变革,他们对“道”的理解惊人相似!

夏青峰:北京中学才刚刚成立五年,成立之初我们想无论是课程改革还是教学改革,一定要回到人的本身,办什么样的学校是重要的,但培育什么样的人才是最根本的。我们遵从着一个理念,过什么样的生活就是接受什么样的教育,努力让孩子回归到真实的学习生活中。

我们注重提供给学生实践性课程,让孩子们从中体验,希望孩子能在行中知,知中行,达到知行合一。在基础课程,无论语文数学英语这样一些学科教学中,我们提出在创造中传承。改变先传承再创造的模式,而是在创造中传承,既解决传承的问题,更解决创造的问题。

为了丰厚学生底蕴,并让学生进入真实的学习状态,我们打破校园的边界,开设了阅历课程。一方面,要求孩子在初高中阶段,听说读写研等方面都要达到一定的底线要求。

另一方面,我们带领全体孩子们开展中华文化寻根之旅,到过陕西、河南、江苏、浙江、山东、甘肃、四川、重庆、内蒙、安徽等地,行程近万公里,孩子们撰写了一百多万字的研究报告。所谓读万卷路,行万里路。我们带学生到大森林里,与生命自然对话,进行高空探险等,我们积极构建阅和历的课程体系,促进学生综合能力的提升。

Q

中国网:陶西平先生曾高度评价中关村三小的改革打破了传统的理念和校园的藩篱。无论是阅历课程,建筑空间的变革,芳草地地球主题课程的探索,以及清华附中评价体系的研发,都是校长们在教育变革过程中获得的经验总结,

我认为可能属于“术”的层面。在这背后一定有它的基点和不变的内核,课程改革背后的“道”是什么?

刘飞

谈课程始终不能变的就是人,苏霍姆林斯基说教育首先是人学,康德也谈过人才是教育的目的,我们进行学校的课程建设,必须把育人放在第一位。

刘可钦:

中关村三小校徽是大写的人,用多彩的颜色建构它,寓意着每个孩子是不一样的。我们在培养孩子时要多样化,多样化的学习方式,多样化的学习内容,多样化的活动选择,以及多样化的评价方式,我们用这样的理念来诠释老师心中的人是怎么一天一天成长的。

所以说到道的层面上,如果每个校长心里坚守着要培养“这样的人”,即不仅需要学知识,更要长见识,悟道理,明事理。所以,我们仅仅靠传统讲授+练习的方式是远远不够的,因而需要创造更加多样综合的课程和学习内容,我想这是校长今天课程变革的一个原动力。

夏青峰:

我们有三句话,第一句话叫让人成为人,第二句话叫让自己成为自己,第三句话叫让世界因我更美好。无论什么样的课程改革,都是想促进人生命质量的提升,促进人生命价值的实现。

我们内心中最想做的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温暖,想方设法让孩子的生命更加舒展,心灵更加柔软,内心更加安全,让校园真正成为师生的精神家园;第二件事就是解放,想方设法解放孩子,让学习更自由,更加能发挥自己的潜能;第三件事就是赋能,赋予他们更多的能量,发展他们的思维,提升他们的服务意识与担当精神;

比如组织孩子到社区里去,到孤寡老人家里,到边陲地区等等,让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在不断的实践中,培养他们的爱心和责任感,从而让世界因我更美好。

王殿军:

我觉得培养一个人三个方面最重要:身、心、智,一切的教育活动的内容应该围绕着这三方面,为孩子提供健康全面的身、心、智的均衡成长发展。

我们看到中国课程体系的设计缺少综合特征、交叉学科,清华附中2010年开始设计一系列综合课程,就是现在所说的STEM课程。清华附中有一部分学生非常优秀,最好的学生就应该有最具挑战性的学习内容,基于这样的考虑,我在2011年开始研发中国大学先修课程,以满足他们的学习需求,这是传统教育理念中的因材施教。

人将来能成为多伟大,我们现在就要提供多伟大的营养,所以什么时候我们做到了全面地为学生的身心健康成长提供营养,而且是有针对性的差异化提供,并把其能作为评价的重要依据,中国的人才就层出不穷了,中国成为世界强国就指日可待了。

Q

中国网:从各位校长发言中能感受到教育变革不是一场运动,不是为了赶时髦,是真真实实的校园生活。课程变革重要的是教育理念和教学方式的变革,而它的核心在于关注人,尊重人的差异。

最后,请每位校长对一线的校长和老师们说一句话。

刘可钦:每个校长心中要装着伟大中国复兴的梦想。回到学校,眼中有事,心中有人,和老师、孩子创造更美好的教育生活。

刘飞:2016年我教龄满30年,回顾自己走过的30年,有一件事让我感觉到特别纠结,就是我不了解我自己,我也不了解我的学生,我的教育在一种既不知己也不知彼的状态下进行者,即使成功,也存在无限偶然。所以各位校长,我真的特别希望我们能静下心来了解孩子,了解教师,了解自己。只有这样,我们的教育才有可能进步。

夏青峰:让我们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孩子们中间去,让孩子们更多地拥有一些真实的学习环境。

王殿军:办国际水平的中国教育,培养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中国人才,这是我的目标。

结 语

中国网:我所理解的教育之道以良知、理性、仁爱为经,以知识、科技、创新为纬,造就新一代人格平等、思想自由和精神独立的国民。何造就这样的人?就需要我们落实到课程中,在构建素质教育的课程体系中重建新型的课程形态。

我们发现今天四位校长发言各有不同,但我相信优秀校长的特质是相同的,他们都真实、善良、包容、仁爱,他们尊重理想,崇尚自由,善于发现每个生命的不同。

我们说教育是农业,是慢的艺术,教育是影响,更是守望。阿尔卑斯山下有句名言,慢慢走吧,欣赏!

独家|北京四位名校长探讨课程变革,他们对“道”的理解惊人相似!独家|北京四位名校长探讨课程变革,他们对“道”的理解惊人相似!

作者 | 王晓霞

中国网教育频道出品

2018中国好教育